澳门百家乐工作室拥有强大的工作团队是由一群有活力、时尚的年轻人组成!

如果暴力不是胜负,那就毫无意义;如果不能变成记忆,那就变成回忆!

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
一边惆怅着一边到处找我们的目标

2017-06-18 09:59

 
  爱一个人,需要缘分
清鸢说,你爱上他,会受伤的。
 
我不怕受伤,我只怕连爱也不能爱。
 
已经很久没爱了,久到我都忘了爱是什么东西了。
我也以为我再也不会爱了。
没有遇到让我心动的人,便一直伶仃着。
第一次看到傅落,是在开学典礼上。
清鸢拉着我向主席台跑去,
“糟啦,在开学典礼上迟到,苏姐还不扒咱的皮呀,快走。”
“还不是怪你,谁叫你顾着和周北约会不看时间呢,这下迟到了知道着急了?”
“哎呀,别说了,快走吧,争取在苏姐来之前找到咱的根据地。”
清鸢这丫头,也不知道哪儿来那么多的闲情逸致有事没事总和周北出去约会,倒是苦了我,帮她打掩护不说,还要替她完成苏姐的命令。
一边惆怅着一边到处找我们的目标,
“哎,他们在那儿,快过去。”
正准备拔腿过去,便被一个男生叫住了,
“同学,等一下。”
糟了,我运气不会那么被吧,没被苏姐抓倒倒是被纪检部的抓到,这下好了,脸丢大了。
脑袋飞快地运转着,想着各种各样地借口和理由。
“同学,我新来的。”
“我也是新来的。”
什么?不会吧,害我紧张了半天,原来是新生啊。哎,不扯了,快点过去。
“等一下,”
刚转身就被他叫住了,
“干嘛?”
“同学,你知不知道##班怎么走啊,我刚上了个厕所,结果出来就找不到路了。”
##班?神啊,不会那么巧吧,我们班上的,还是新同学?还没想好怎么告诉他清鸢就开口了,
“我们一个班的耶,和我们一起过去吧。”
等我们到时,苏姐已经坐在了位置上了。见我们过来了,挤出生硬的笑容,
“你们,来得可真早啊。”
刚想解释,男生就说话了,
“老师,刚才我去上厕所,结果迷路了,是她们带我回来的。”
我这才有机会看清他的脸,很奇怪,男生也可以长的这般好看吗,很精致的五官,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,说话时露出一口白净的牙齿,唯一突出的就是眼睛很小,但是很漂亮,声音很温柔,我猜想,他一定是个很安静,很温柔的男生。
“哦,这样啊,傅落,以后你要做什么就叫个同学和你一起吧,这儿你不熟,以免再次走丢,你俩也别站着了,快过来坐好,典礼马上开始了。”
他叫傅落?真是个好听的名字。
他坐在我的后面,我几次转过头去看他都被他看见了,有一次目光撞在了一起,他也不闪躲,倒弄得我不好意思起来,转过头去,规规矩矩地坐着。校长的发言我一个字也没听进去,心里倒是胡思乱想了许久。
清鸢说我傻,我不否认。
“沙暖,你要知道,他是有。”
“我知道啊,他有女朋友嘛。”
“那你还喜欢他。”
“我喜欢他和他有没有女朋友有关系吗?”
清鸢说不过我,便去一边和周北发短信了。她说她不想看着我受伤。
[二]我相信,只要我努力,就能和你并肩在一起。
苏姐说,
都要考大学的人了,应该以学习为主,不要整天想着情情爱爱,没意思,何况爱情又不能让你们考上大学。
“但爱情可以成为我学习的动力呀。”
我小声说着。。
“你想死啊,还动力,被苏姐听见你就完了。”
下课后傅落走到我身边问我上课时和清鸢嘀咕些什么,我竟没经大脑思考就脱口而出,
“爱情可以成为我学习的动力。”
“那你的爱情是谁啊?”
我还没回答他清鸢就抢着回答了,
“她的爱情嘛,嘿嘿,不就是傅落你咯。”
“清鸢,别胡说,傅落,她胡说的。别信她。”
清鸢这家伙怎么当着傅落的面把话说出来呢。
“我知道她是胡说的,你怎么可能喜欢我嘛。”
听了这句话我难过了好久,傅落,我怎么就不可能喜欢你呢,是你觉得你配不上我还是觉得我不够格呢?
我从来没问过他和他女朋友之间的事,我也不敢问,我怕听到的话会让我失去爱他的勇气,可幻想总是与现实背道而驰。
他和他女朋友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,我正和清鸢讨论着他的生日我该送什么礼物。
“来,沙暖,清鸢,给你们介绍一下,这就是我的女朋友小倩。”
清鸢倒是大大方方的伸手去和她握手,我愣愣的呆在原地,他的女朋友吗?小倩,呵呵,还真是人如其名啊。
“你们聊,我胃不舒服,回去休息会儿。”
不等他们开口我就走了,留给他们一个孤单的背影,他们没有看到我转身那一刻脸上奔腾的泪水。
傅落的生日我没有去,听说那个叫小倩的也没有去,因为我始终不愿意承认她是他的女朋友。一面庆幸着小倩没有去,一面又想着他的生日未免太简单了些。便想着把已经准备好的礼物给他。刚拿起手机他的电话就来了,
“沙暖,出来陪我走走好不好?”
他的声音有点沙哑,一听就知道肯定是酒喝多了。
“好,你等我,我马上过来。”
[三]不打扰的爱情
找到他时,他正在坐在护栏城的栏杆上,呆呆地望着远方。我没有叫他,和他并肩坐在了一起。
“冷吗?”
我没有说话,倒是他先打破了沉静。
不冷才怪,心里这样想,嘴里却说着,
“不冷。”

上一篇:在心里默念要实现澳门百家乐的愿望 |下一篇:在澳门真的要败走百家乐霾城吗?